穆少的法医小妻穆寒亭傅薇哪个公众号可以免费看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5日12:53:49 评论 37 次浏览

穆少的法医小妻穆寒亭傅薇哪个公众号可以免费看,穆少的法医小妻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眉落东南,小说主角是穆寒亭傅薇,同时这也是一本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租界警局傅法医+十里洋场穆会长提到穆寒亭,男人们会说他是上海滩一霸,行事狠辣不择手段。女人们则说他表里不一,那张俊脸对着别人的女人就像冬日飞霜,见了老婆宛如拂面春风。傅薇听了轻轻摇头,要她说,形容穆寒亭四个字足以——霸道,闷骚。。

穆少的法医小妻

一杯咖啡命运波折地被送到了穆寒亭面前,“会长,吴局长送来孝敬您的。”

穆寒亭看了一眼咖啡杯,精致的舶来货,杯子上还泛着荧光,吴胖子品位不错。

“我不喝咖啡。”他欣赏完杯子撂下一句话转身去看傅薇缝头皮。

不得不说若是搁在以前,这女人靠着女红应该也能养家。

“那是我的咖啡。”傅薇扯着线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帮忙剪一下。”

“临山。”穆寒亭喊了一句,临山放下杯子手腕一抖寒光掠过缝合线,干脆利落将其一分为二。

傅薇挑挑眉扯着线头打了个结,拍了拍手说道:“好了,你们可以把人抬走了。”

说完她脱下手套端着咖啡往旁边的停尸台上一坐,就着解剖室血里呼啦的环境慢悠悠喝了起来。

临山瞅了傅薇一眼,这女人真汉子,上一秒还给尸体缝头皮下一秒就能有滋有味喝咖啡。

“把人带走。”穆寒亭说完冲临山点点头。

临山心领神会,走过来按着尸体的四肢摸索着左右一捏,骨头关节一阵咔擦作响,原本僵硬的尸体连着皮肉就瘫软下来。

他随后将白布左右一裹拧巴两下就背了起来。

身高体长的尸体瞬间成了一个大冬瓜身挂在他身上,超过自身体重数倍竟也不见他有多吃力。

傅薇看得目瞪口呆,要不是亲眼所见她也会以为白布里是个冬瓜而不是一具尸体。

临山背着尸体走了,解剖室里安静下来,明明还有一个人在,傅薇却觉得这里安静得过分了。

停尸台上滴滴答答往下渗着血,洗手台水龙头上凝聚出来的水滴啪嗒啪嗒往下掉,这些声音往日里她从未注意过,今日竟然都显得有那么一点让人头皮发麻。

她扭头看了一眼穆寒亭,他正背着手在看墙上的人体肌肉骨骼表,神态闲适得像是在欣赏名画。

她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穆会长,活人死人都走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穆寒亭转身看她,审视的眼神透过镜片看得傅薇有点火大,她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正要开口。

“第九具尸体在哪儿?”穆寒亭问完这句话,眼睛里的审视意味变了,带着些警告。

傅薇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随后摇摇头从停尸台上跳下来,脱掉口罩走到衣柜边开始解医师袍的扣子。

“你笑什么?”他显然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些小脾气。

傅薇脱掉医师袍挂好,回头挑眉看着他问道:“穆会长往日里都是这么跟人说话的吗?”

穆寒亭送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眼神。

她在心里咂摸,也不知道那个能让他百炼钢化绕指柔的女人会是谁,她真想看看穆会长那时的神情,是不是还这么盛气凌人。

“穆会长,尸体味道太重,我让人放到后头仓库泡起来了,你若实在想要就自己去捞吧。”说着她指了指后门,随后从包里拿出化妆镜涂口红。

没有得到回应,傅薇放下化妆镜回头先看了一眼穆寒亭。

他靠墙站着开始脱手套,黑色的软皮子手套一点一点被褪下来,露出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

傅薇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这对身体线条痴迷的毛病得改。

“傅法医,不介意的话跟我走一趟吧?”他说的慢条斯理,仿佛在邀请她去喝一杯而不是去捞尸体。

“我下班了,告辞。”傅薇合上柜子门转身往门口走去,穆寒亭的动作比她更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门边。

他反手锁上门,指尖勾着钥匙落进自己的大衣口袋内,随后嘴角上挑看着她说道:“傅法医恐怕得留下来帮这个忙。”

“穆会长不会是害怕吧?”傅薇后退一步靠着柜子讥诮地说道。

哪知她话音刚落,屋里的灯似乎在跟她打配合,忽闪两下开始滋滋乱跳,搞得她后背一阵发凉。

“怕什么?不过是术业有专攻罢了。”穆寒亭靠着门微微抬起右手,“请。”

傅薇抿了抿嘴,不太情愿地重新套上医师袍戴好口罩,拿了钥匙打开后门。

门轴有些上锈,伸手一推便发出一阵噪音,吱吱嘎嘎在长长的回廊里漫出震耳的回声。

一股子阴冷混合着福尔马林的气味扑面而来,让人浑身寒毛直竖。

傅薇深呼了口气抬脚走进去,高跟鞋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

数十米的走廊到头出现两条并行的铁质楼梯,一条是往下送尸体的滑梯,一条可供人走。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楼梯下到一层的通道里,尽管底下靠近屋顶的位置开了两扇窗和一扇排气扇,屋子里还是显得有些昏暗。

影影绰绰地能看见靠近滑梯的位置底下是一个大池子,另外半边隔着玻璃门,看不真切。

傅薇伸手打开电灯,滋滋一阵明灭之后才亮起来。

灯光下能看见玻璃门后的解剖台,停尸台,柜子水槽。

“穆会长,尸体就在那里边,您戴上这个。”傅薇走到柜子边拿出来一个口罩和一副手套递给穆寒亭,摆明了让他自给自足。

“你一般都怎么处理泡进池子里的尸体?”他接过口罩手套戴好,扭头看着,虚心求教。

“一般很少会有整具尸体被丢进来,我没什么经验。”她两手环抱靠着柜子门闲闲地说道。

他没说话走到解剖台边,从一堆器具中间挑出来一根细铁棍,在洗手台底下的缝隙里别弯之后做成一个简易的钩子,随后转身走到池子边将那具尸体从池子里勾出来。

哗啦啦一阵滴水声,他拽着尸体的衣领越过玻璃门给提溜到停尸台上,随后气也不带喘地说道:“开始吧。”

“开始什么?”傅薇压着心口翻涌上来的恶心,别开视线没去看尸体。

“自然是解剖,躺到解剖台上的尸体还会有什么待遇?”

傅薇从他的口气里听出了一丝胁迫和轻慢,也有些来火,“我想我有必要提醒穆会长一句,我已经下班了。”

小说名字:《穆少的法医小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