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关雎鸠,姜太太别走姜静关之年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5日12:54:35 评论 31 次浏览

关关雎鸠,姜太太别走姜静关之年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关关雎鸠,姜太太别走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安心不乱,小说主角是姜静关之年,同时这也是一本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一场离婚官司,她从神坛跌落,狼狈落魄。走投无路之时,遇上了又又又被告上法庭的关二少。他说:姜大律师,你帮我离婚,我帮你东山再起。于是乎,这位关姓男子成功成为了她复仇路上的巨型绊脚石。甚至撞得还挺疼姜静恼怒:关先生,离婚协议麻烦签一下。关二少眼睫都没抬一下:感情不合?你昨天、前天、大前天晚上,可不是这样说的。没有感情的落魄女强人vs一生无桨全靠浪的骚浪贱(PS:专业知识尽力严谨,大佬图乐望勿深究。)(免费期不定期加更,上架稳定5000+)(作者话痨,欢迎留言唠嗑)。

关关雎鸠,姜太太别走

这边问完姜静,交警才过去找他。

“姓名?”

“关之年。”

他语气淡淡,带着些玩世不恭的味道。

“证件出示一下。”

关之年没什么动作,倒是后面赶来的男人忙里忙外的把驾驶证行驶证等东西递给了交警。

“关之年先生刚才超速追尾,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赔偿事宜,二位在定损估价之后协商处理。”

对关之年做了酒精检测之后,交警将二人叫到一起,让他们各自签了个名。

“辛苦了,谢谢。”

姜静礼貌地道谢,总感觉有道目光在盯着她,她微微转头,正对上了关之年的眼。

他偏着头,嘴角带笑,狭长的眼里带着些许不屑和狂妄。

“姜小姐,赔偿的事宜……”

刚才的男人正欲找姜静协商,就被他长臂一伸,推到了一边。

“我等着法院的传票,一定要告我。”

关之年递给她一张名片,冲她挑了挑眉,随即从男人手里拿过车钥匙,钻进了他的车,扬长而去。

“姜小姐,关先生说话一直都很难听,您别生气,别跟他一般见识,只要您开口,什么事儿都好商量……”

男人额上冒出一层薄汗,这会儿有点语无伦次地跟她道歉。

姜静知道他只是个拿人钱财替人跑腿的员工,倒也没想为难他。

叫来熟识的4S店员工把她的车开去维修定损,她打了个车直接回了家。

到家已经八点多了,客厅灯火通明,一个瘦小的身影蜷在沙发上,将头埋在臂弯。

一股子愧疚席卷心头,她轻手轻脚地过去,温柔地将小家伙揽进了怀里。

“果果对不起,妈妈回来晚了,不过妈妈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布丁……”

“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东西,工作工作没有,离婚官司也输了,还整天见不到人影!”

杜文丽絮絮叨叨地从房间出来,眼尖地看到她手里的判决书,动作迅速地扯了过去,只看了几秒,就不能自制地暴跳如雷。

“早跟你说找男人要擦亮眼!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你不听,现在好了,财产一分不剩,你连这房子都保不住了你!!”

姜静帮果果拆着布丁外包装,垂着眼睑不答话。

财产分割已经判了,现在到了执行阶段,她当时没跟她老人家说韩立心狠到连房子都不留,就是怕她气出个三长两短来。

“造孽啊造孽!咱家到底造了什么孽!你爸是这样,小东是那样,现在你又来这么一遭!照这样下去,我死得早我!”

杜文丽气得扔下文件,倒在沙发上直喘气。

年幼的果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吓得眼泪吧嗒吧嗒直掉,看得姜静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

确实,她现在的人生,简直一团糟。

二十六七岁,离异,带着个孩子,还没工作,住处也没有,换做常人,早就呼天抢地泪流满面了。

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她,软弱不得。

收起心神,她抚着隐隐作痛的后颈,自己去厨房热了点饭菜,哄着果果吃了点,才带着她洗澡睡觉。

一直忙到十点多,她才精疲力尽地泡在浴缸里,听着电视里播着今天一整天的海市新闻打盹。

“昨日传出与同性友人酒店密会的关家二少,今日又在南环路某大厦附近发生了交通事故,事发时与车内一女性衣衫不整,追尾一辆宝马五系……”

姜静微微蹙眉,抬手关了电视。

关家二少,生于显赫的世家,海市赫赫有名的人物。

发家一百多年的关家,根基深厚无法撼动,每一代接班人都极其优秀,偏偏只有这么个关二少长歪了。

年纪不大,花名在外,结婚了还不知道收敛,气走两任老婆后又娶了个十八线女明星,是他们离婚律师界又爱又恨的巨型提款机。

她刚才心不在焉的,倒是没认出来,那关之年,就是关家二少本尊。

003.我要离婚

忙到深夜才睡,又是一夜难眠。

联系了好几家房产中介,她一早就把果果送去了学校,看着手机导航到处坐地铁公交看房。

可是因为她要得急,要求也比较多,跑了一上午,都没有一个满意的。

考虑到下午还有几处要看,她随意找了个快餐店准备应付一下午餐。

“恩?小静?”

一道低沉温润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她转身,见面前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轿车,副驾驶的车窗缓缓落下,一张熟悉的俊脸映入眼帘。

“……前、前辈!”

“我老远看着就像你,在这傻站着干什么?”傅信然扶了扶镜框,冲她微微一笑,“好长时间不见你了,准备去吃饭?上车,正好一起吃。”

姜静本想拒绝,可是傅信然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僵持了十几秒,她只好尴尬地打开了后座车门,上了车。

“今天可真巧,咱俩得有半年没见了吧?”

傅信然启动了车子,满脸都是笑意,这和煦的样子,跟当初手把手带她在律师界混的时候,一模一样。

“恩……有八个月了吧!”姜静低声说着,扭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繁华街景。

傅信然是她当年的第一任老板,算是带她入行的师父,对她付出了不少心血,如今她这副落魄样子,可真没脸面对他。

“这么久不见,中午得请你吃大餐。”

傅信然很有眼力见地没有多说,只是加快了速度,走向了城南的方向。

半小时后,他带着她来到临时定好的包厢,环境清幽,很是不错。

“这段时间,很辛苦吧?你看你都瘦了。”傅信然将菜单推给她,话语中尽是对她的关照。

姜静抿唇,平静地点着菜,尽量不让自己露出软弱疲惫的神态来,其实她没什么胃口,随意点了两个素菜,便结束了。

小说名字:《关关雎鸠,姜太太别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