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毒辣小娇妻傅司衍苏南无广告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5日12:57:05 评论 36 次浏览

总裁的毒辣小娇妻傅司衍苏南无广告阅读,总裁的毒辣小娇妻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清新小绿茶,小说主角是傅司衍苏南,同时这也是一本,小娇妻,娇妻,总裁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他是最冷漠最深情的王,有最卑微最残忍的爱。她是最绝望的灰姑娘,涅槃为最残酷最无情的女王。命运从来不由人选择,苏南想,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遇见过傅司衍。第一次见面他让她滚;第二次见面,她一身狼狈,他却朝她伸出手他给她盛宠,陪着她一步步成长,又亲手毁掉她的一切。她洗尽纤华,涅槃归来,在鲜血铺就的路上走到他面前。傅司衍,我曾经求你,放过我,放过孩子,可你没有。。

总裁的毒辣小娇妻

她明明知道,他们谁都没有错,他们因为她父亲被卷入诈骗,亏得血本无归,家不成家他们都没有错,错的那个人,站在顶楼,就那么轻轻松松一跳,卸下了一身负担,所有的债,都丢给还活着的人。

苏南被其中一个男人推搡着退到马路中间,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来。

坐在车后座的傅司衍看着前方十几米开外的苏南轻轻闭上了眼睛,这是求死。

黑色轿车在距离她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生与死,被生生划开。

傅司衍走下车,黑衣墨发,极美的一双眼睛,沉寂无澜地看着她,步步靠近。

这是苏南第二次见到傅司衍。

第一次,毫无尊严。

第二次,狼狈不堪。

她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可怜,连寻死都没找到个好地方,于是自嘲地笑了笑,在这么紧张的关头,她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笑容在傅司衍看来有多么熟悉和凄艳。

她说:“对不起,傅先生。”

傅司衍的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他朝她伸出手,如同伸向十二年前的自己。

“我给你个机会”

这样淡漠的嗓音,半个小时前曾贴在她耳边低声说让她滚。

命运真是爱捉弄人。

苏南笑得更欢,眼泪从眼角溢出来,温温凉凉滑过脸颊。

她知道自己没有第二个选择,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他伸来的手、这根救命稻草。

那天,傅司衍陪着苏南在医院从中午待到深夜。

手术室外面的走廊上站了两排西装笔挺的保镖,不时有风行的员工捧着资料合同进进出出,医院俨然成了他第二个办公室。

苏南坐在他身边很不自在,轻微地动了动身体,往座椅旁边挪了挪。

这样一个微小的细节,傅司衍不动声色的收入眼底,‘啪’一声盖上合同。

“今天就到这里。”

秘书顺从地点头:“好的傅总。”

此后,再无人前来打扰。

苏南专注着急救室里的情况,没有留心这些,只以为他忙完了,庆幸自己耳边终于得一点清净。

在近十个小时的手术后,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

母亲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所幸弟弟捡回一条命。

苏南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这个结果,比她预计得还要好一点,她冷静地接过护士递上来的笔,准备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傅司衍却忽然伸出手,夺过她手里的笔。

医生有点为难:“傅先生,这得死者家属才能”

“我是死者家属”傅司衍垂眸看一眼苏南,边签字边淡声补充道,“女婿。”

如果他是在开玩笑,苏南想自己现在真的没有心情配合他笑。

苏南离开医院之前去看了眼还在昏迷中的弟弟苏灿。

他虽然捡回一条命,目前情况还不算乐观,得待在重症监护病房。

傅司衍陪她在病房外站了会,转身说:“走吧。”

苏南不敢迟疑,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十几名保镖在医院门口两排列开。

这个男人出行的排场真是大得吓人。

傅司衍看一眼守在车门边的何珏,对苏南说:“何珏会送你去新家,我还有事。”

说完,他自己上了另一辆白色轿车,扬长而去,十余名保镖随即分成四批驾车不远不近地跟在那辆白色轿车后面。

留下来的何珏则替她拉开车门,声音礼貌恭敬。

“苏小姐请。”

苏南坐进车后座,何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吩咐司机:“去浅湾别墅。”

“何先生”苏南出声。

“是。”何珏侧耳过来。

“我想先回家一趟取点东西,可以吗?”苏南小心翼翼地问,以她现在的立场实在没有什么资格跟他们谈条件。

“当然可以,”何珏说,“苏小姐叫我何珏就行了。”

苏南并不习惯直呼人名。

“我叫你何助理好吗?”

“随苏小姐意。”

她第一次被人如此慎重对待,有些难以适应更多的是受宠若惊。

车上随即陷入了一种死寂般的沉默。

苏南心里困惑很多,傅司衍为何会突然出现?又为什么帮她至此?

但她知道问何珏并不能了解答案。

“苏小姐,”何珏忽然开口,“令堂的事,我很抱歉,请你节哀。”

苏南沉默了片刻,轻声说:“谢谢。”

她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但心痛到极致好像也就麻木了,从母亲出事到现在,她好像并没有因为她流眼泪,或者说,她并没有给自己痛苦的时间。

何珏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

他看了眼来电,恭敬接听。

“宋先生。”

宋清的声音从那端传过来:“傅司衍不接电话,我姐可气得不轻,你们在哪儿呢?”

“不好意思宋先生,我没跟傅总在一块。”

“哟,你们还有不在一起的时候?”宋清顿了顿,忽然察觉到什么,“你现在不会跟今天来过的那个女人在一起吧?”

“是。”

“他居然去找她了?还让你照顾她?”宋清颇为稀奇。

“是这样。”

“他把她安排在哪?”

“这个我不方便说。”

“金湖区?静安园?”宋清提高了声音,“不会让她住在浅湾别墅吧?”

何珏的沉默无疑给了他答案。

“连我姐都没住过他家,”宋清啧啧摇头,嗓音愈发慵懒,带着点悲悯的味道,“傅司衍要完蛋了,第一天见面,他就给了她那么多特权”

何珏没有说话,只从车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女生。

她安静坐在那里,侧过头去望着车窗外,侧脸优美的弧线在不明朗的光线下美得惊心动魄,何珏收回视线,专注听电话,在连应了几声是之后,他将手机重新收进口袋里。

苏南回家取走了几本书,和家里仅有的一张全家福,剩下的东西她都没有收拾,因为何珏告诉她:“苏小姐,你一切的生活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

浅湾别墅这个名字,苏南曾经听说过,位于A市最金贵的地段,真正的寸土寸金。

何珏替她打开门,把钥匙交给她。

“苏小姐,你的房间在二楼左手边,”他递上自己的名片,“有事可以随时找我。”

“谢谢。”

苏南关上别墅大门,这间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客厅很简单,除了必要的家具,悬挂着几张后印象派的油画做点缀,能出现在这栋房子里的,想来也是正品,客厅一侧的墙壁被山水泼墨,留白写意意境上佳。

别墅共三层,装潢别致,风格简约干净,却处处流露出主人不俗的品味。

苏南今天累极,无心多逛,她径直上到二楼,左手边却有两个房间,一间原木装潢,清新淡雅,房间的整个基调以淡蓝水粉为主,很少有女孩会不喜欢,而另外一间风格就清冷得多,黑白为主色调,家具都是相呼应的深谙灰色。

但她却很喜欢。

苏南怀抱着相框躺在床上,四周很静,死寂一般,冰凉的相框贴在她胸口,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听见自己的哽咽,还有心被撕裂的声音。

“妈你解脱了吗?”

风行集团大厦,顶层办公室。

傅司衍站在落地窗边,俯瞰着夜色下的A市,这座号称不夜城的城市在凌晨依然霓虹闪耀,纸醉金迷。

这一切,都匍匐在他脚下。

但他的目光,却流连在这座城市已经熄灯安睡的角落。

万家灯火已安然沉默,却没有一盏为他亮起的灯。

‘司衍,你爸走了,我们娘俩可怎么办?’

他的妈妈,那个柔弱不堪的女人抱着十六岁他痛哭。

怎么办?

除了活着,报仇除了那条最黑暗的路,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咚咚咚--’

突然而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傅司衍的思绪。

他收敛起眼底的情绪,淡淡说:“进。”

一身正装的男人快步走进来,递上一份资料。

“傅总,这是您要的有关苏小姐的所有信息。”

“下去吧。”

“是。”

第一页纸上贴着张苏南的照片,乌发雪肤,一张极精致年轻的脸,那双眼睛却很沉默,几乎没有生气。

傅司衍伸出手,指尖苍白,轻轻摩挲着照片上那张脸。

“我会给你机会,让你的人生有得选择。”

小说名字:《总裁的毒辣小娇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