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永寂,怎堪欢颜徐静姝霍西州无广告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5日14:28:25 评论 37 次浏览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徐静姝霍西州无广告阅读,山河永寂,怎堪欢颜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春雷炮,小说主角是徐静姝霍西州,同时这也是一本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三年,狭小的阁楼几度把她逼疯,霍西州是她心中唯一的光。她带着一身伤痕找到他时,他说,我夫人不喜欢你,滚!他怨她骗她的一句气话,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当着他面自尽,血流满地。他抱着她的尸体回家,看见她满身伤痕,哭成了孩子。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她想告诉男人,她不是故意不去救他。

她还想问男人,他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

可话到嘴边,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没穿鞋子脚已经麻木,遍体冰凉。

风卷起旗袍下摆,徐静姝却像是没有感觉一般,目光中只有男人的身影。

霍西州已经不耐烦。

他冷漠的甩开女人的手,转身搂住新娘,嗓音听不出情绪,“婚礼继续,牧师。”

牧师已经在一旁呆住了。

看着霍少帅不悦的眼神,他腿软了一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霍西州男士,请问你是否愿意娶卓茵茵女士为妻。”

话还没问完,霍西州就已经牵起卓茵茵的手,俊美的侧颜在阳光下,是格外的温柔,他在卓茵茵手上轻轻落下一吻,嗓音低沉:“我愿意。”

众人欢呼声响起。

徐静姝彻底被霍西州隔绝在外。

“西州……”

清澈的眼中蓦的泛起水雾,远处男人的身影渐渐消失,曾经年少的声音却越发的清晰。

他说:“静姝,我霍西州这辈子,只会娶你为妻。”

泪水冰凉,滑落脸颊。

“还看,疯子,赶紧走!”

勤卫皱着眉,把她扔出了教堂,狠狠一推,眼中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

“咚——”一声。

徐静姝站不稳磕倒在地,眼前一阵眩晕后,彻底没了意识。

……

“不要,不要过来!”

“慕容泽,走开,啊!”

猛然间,徐静姝从噩梦中醒来,大汗淋漓,她警惕的看向周围的环境,发现不是那个阴暗的小阁楼,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你醒了。”

面前是一个陌生的佣人,干净的青色麻布衣,利落的麻花辫,手中端着一小碗米粥。

“这是?”徐静姝开口,嗓音暗哑。

“这是霍少帅名下的公馆。”

佣人很温和,告诉她,“医馆的大夫刚走,他说了小姐身体很虚,身上还有外伤,建议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

徐静姝刚从噩梦中缓过来,还有些茫然,听到霍西州的公馆,眼睛亮了亮:“他人呢?”

“少帅自然是和新婚妻子在一起了,今天可是少帅的新婚夜呢。”

新婚夜?

徐静姝微微颤抖,被子里的指甲刺痛了掌心。

他和别人的女人成了亲,而她……只是他放在别的公馆里面不重要的女人……

想到教堂里,他眼神的漠视,徐静姝心中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几年前,霍督军府发生变故,先是他父母死于突然的车祸,后是他被牵连进大案子,太明显的针对和陷害,让她不得不去求慕容泽。

慕容家和霍家,一个是北系最有话语权的财阀,一个是北系督军,明面上的争斗人尽皆知。

为了霍西州,她可以去求慕容泽,可以忍受慕容泽对她的一切折磨。

可她唯一不能接受的。

是他对她的冷漠,是他娶别的女人!

佣人已经离开房间,徐静姝把自己埋进被子,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她这些年遭受的折磨算什么!

哭完,她想起自己的父母。

他们一定担心死自己了。

徐静姝掀起被子,踉跄下楼,才发现这个公馆空旷的可怕,她去客厅拨通了唯一的电话。

嘟——

转接员的声音,告诉她,这个线路已经取消了。

取消了?

徐静姝心中不安顿起。

……

傍晚。

徐静姝听到窗外的汽车声。

是他吗?

徐静姝眼中划过一丝亮光,她低头整理了一下衣着,手指微微发抖。

“咔哒。”

房门被推开,靴子清脆的响声传来,一身墨色制服的傅西州进了屋子。

“西州,你……你来看我吗?”

徐静姝激动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他没有忘记自己,来看自己了!

心中升起期待。

却在想走近他的时候,被霍西州避开,灯光勾勒出他俊美的轮廓,可眸中冷的没有半分温度。

“谁给你的胆子,来破坏我的婚礼。”

男人冰冷的嗓音,仿若一盆冰水兜头而下,浇灭了徐静姝满心的期待。

她拽紧了衣袖,抬眸,勉强扬起了笑容:“西州,我……很开心,你还活着。”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一直……”

徐静姝情绪变得激动,却被男人打断。

霍西州勾起唇角,笑的讽刺:“真是难为你还惦记着,我还以为我死了,你会更开心。”

“我怎么可能希望你死……”

徐静姝不懂她怎么会这么想,准备说起这些年的事情,霍西州却已经没了心情听下去。

他居高临下,冷冷开口:“既然醒了,就滚吧,茵茵不喜欢你。”

徐静姝仿若被刺了一刀。

她以为他是来看她,却原来……是赶她走。

徐静姝看着霍西州,她紧紧咬着唇,眸中泛起雾气。

她想要把这几年受的苦都告诉霍西州,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现在慕容泽不知是生是死,她不敢说……

就这样,她所有心底的话,湮没在男人冰冷的目光中。

徐静姝垂眸,掩饰住满脸的难过,低低出声:“我找不到家人了。”

……

霍西州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女人,心中烦躁涌起。

他没有理女人,而是点了一支烟,坐在沙发上。

“你父亲已经被枪决。”他慢条斯理的开口:“至于你母亲,这会儿应该正在街上乞讨。”

徐静姝猛然抬头。

“你,你说什么?”她结结巴巴开口。

霍西州吐出烟雾,轻烟白雾下,面容晦暗。

他说:“已经查清了,当年陷害我父母出车祸的,就是你父亲,徐青山!”

“不可能是我父亲!”

徐静姝大脑嗡的一声疼,往后踉跄两步,不可置信。

“怎么不可能。”

霍西州站起,两步靠近徐静姝,明明是暧昧的距离,此刻只有侵入骨髓的冰冷:“我父母的两条人命,还有险些丧命的我,霍家曾经遭受的一切,现在轮到你了,杀父仇人的女儿。”

那嗓音,冷若寒冰,不带一丝怜惜。

徐静姝一怔,咬紧了嘴唇,整个牙齿都在打颤。

小说名字:《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