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长诀沐潇潇沐梓归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3月29日21:12:59 评论 59 次浏览

与君长诀沐潇潇沐梓归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沐潇潇沐梓归的小说书名叫与君长诀,是作者春雷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3-29 10:15:11小说连载中,内容主要讲述:起初,他想要将她护在羽翼之下一生,免她苦忧。可最后,苦与痛都是他赋予的,她被迫承受。失去自由,流言缠身,她的一生都毁在了他手中。沐梓归居高临下看着她,万般柔情都隐了起来:“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除了嫁给我,你以为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沐潇潇却看也不愿看他一眼:“你若是不愿放我走,就抬着我的尸体回去吧。”后来,她逃了……可等他追寻而来,他却真的再没有机会得到她了……

与君长诀章节 与君长诀小说目录阅读

沐潇潇噙着泪点了点头,看着侍女将妇人扶了出去,悄悄抬头瞥了一眼沐梓归,才又再次低下头跪倒在棺木前。

沐梓归跪到她的身侧,两人往火盆里烧着黄纸与纸钱,都低着头默不作声,整个灵堂只有沐潇潇低低的啜泣声。

两个月前,北狄来犯,燕北王亲自披甲上阵,双方来来往往交战月余,最终,燕北军大败北狄,北狄领兵的皇子身首异处,燕北王甚至将战线推到了北狄境内五十里处。北狄被吓破了胆,慌忙退兵,与朝廷求和。

此战大获全胜,整个燕北都欢欣鼓舞起来了,所有人都在赞颂他们英明神武的燕北王。

可是无人知晓,这一战,燕北王也受了极重的伤,他才回到王府,就病倒了。燕北王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所有的名医都看了个遍,却都摇着头叹息,向燕北王请罪,说自己无力回天。

自打燕北王病倒,一夜间,好似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了,燕北先前的喜气全都一扫而空,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压抑。

三日前,燕北王终于不治身亡,燕北民众最爱戴的战神就这么走完了他的一生。

燕北王走了,燕北王府却不能倒下。燕北王撒手人寰,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了沐梓归身上。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还来不及从失去父亲的巨大悲痛中走出来,就得扛起了守护整个燕北的重任。

天色渐亮,送殡的人陆陆续续进来灵堂。当燕北王的棺木被抬起的一瞬间,沐潇潇再也忍不住了,她倏然放声大哭起来,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惹得那些前来送葬的人也个个偷偷擦拭起眼角来。

沐梓归轻拍着沐潇潇的背,双眼紧紧盯着她,生怕她一不小心哭得背过气去。

许久之后,沐潇潇的哭声才渐渐小了下来,“哥哥,我没事,快些让人来抬棺木吧,莫要误了时辰。”

沐梓归盯着她看了半晌,才点了点头:“好。”

说完,他又转身招来一个侍女,说道,“等会儿紧跟在郡主身后,大雪天路滑,别让她摔了。”

“世子放心吧,奴婢们会照顾好郡主的。”

沐梓归点点头,起身出门去安排出殡的事宜了,那装了燕北王的棺木也被十六个青壮年抬起,缓缓往外走去。沐潇潇没什么能做的,只紧紧跟在棺木后头,面上的悲戚令人动容。

“可怜见儿的,王爷一去,留下燕王妃跟这俩孩子,可怎么是好?”有前来帮忙的妇人瞧着沐潇潇那模样,忍不住就落下泪来。

“这能有什么法子,谁能想到,王爷他……”

“我瞧着世子倒是稳重得很,与燕北王少年时一个样,咱们燕北啊,以后就要靠他了……”杜家的老太君见过幼时的燕北王,她说这话时不住地打量着沐梓归,眸光微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杜家与燕北王府算是亲家,因为燕北燕王妃出身杜家,虽说杜家老太君不是她的亲祖母,但也算是对她照拂有加。

实际上,燕北所有的豪门贵族,都只能算是燕北王府下辖的。但因着有燕北燕王妃在,杜家便一直自诩为燕北王府的亲家。

这边妇人们在内院帮忙置办物什,那边燕北王的棺木已然被抬出了燕北王府,而后在锦安城绕行了一圈,这才慢慢往城外的岚山抬去了。

这时候,棺木后头的送葬队伍里已经多了很多百姓,他们个个自发地换了素服,手中提着装了纸钱的篮子,一路走一路扬。

“王爷,您一路走好……”

“王爷,下辈子您还要做我们的王爷……”

送葬时没有一个人哭出声,却是个个声音哽咽,口中不住地念叨着燕北王。

沐潇潇听着身后的喊声,紧紧攥住了身旁侍女的手,低着头强忍着眼泪。

侍女有些不忍,躬xiashen小声劝慰道:“郡主,奴婢知道您心里难过,您若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沐潇潇狠狠咬了咬头:“不行,嬷嬷说了,我要是一直哭,父王会走得不安心的。”

闻言,侍女鼻头一酸,险些也哭出来,她站直了身子,轻轻叹了口气。

王爷一走,世子和郡主好似一夜间长得了一般,懂事得让人心疼。

从此刻一直到燕北王的棺木下葬,沐潇潇一直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她时不时仰一仰头,将快要溢出眼眶的泪给憋回去。

沐梓归见她这样,眼中满是心疼,但场合特殊,他也腾不出空去安慰沐潇潇。

待葬礼的一切事宜都结束了,沐潇潇与沐梓归回到王府,并排静静地跪在燕北王的牌位前。

沐梓归转头看着沐潇潇眼下淡淡的乌青,柔声道:“去歇息吧。”

沐潇潇摇头:“哥哥都没睡,我也还撑得住。”

沐梓归闻言,也不再多说,只是摸了摸她的头。

许久之后,跪着的沐潇潇忍不住打起盹儿来。沐梓归见她脑袋一点一点的,不由地将身子往她的方向挪了挪,直到她的小脑袋能靠在他的肩膀上。

许久之后,靠在他肩膀上的小脑袋终于不晃了,耳畔传来绵长的呼吸声。

沐梓归轻轻的握住沐潇潇冰凉的小手,轻声呢喃:“潇潇,生辰快乐。你一定要,永远快乐下去。”

沐潇潇的生辰就在这样的悲痛中度过了,这是她今年收到的唯一一句生辰祝福,可是她却没有听到。

沐梓归说完,才又转回头去定定地看向燕北王的牌位:“父王放心,孩儿一定会承袭父王的遗志,绝不会让父王失望的。”

今夜之后,他就是新的燕北王了。他会守护好燕北,守护好燕北王府,守护好这个家。

此后整整一个月,燕北燕王妃都很是消沉,她躲在屋内不吃不喝,说是想随着夫君一道儿去。没两日,她就病倒了。

燕北燕王妃生性柔弱,这些年来燕北王又将她护得极好,一下子遭受这么重的打击,她沉浸于悲伤中难以自拔。

沐潇潇还小,这样一来,燕北王府自然无人打理了。

沐梓归只能一边处理公务,一边还得顾着内院的事,每日忙得脚不沾地。所幸燕北王府向来规矩严,下人们又很是敬重燕北王府的主人,因此即便没人盯着,他们也不曾偷奸耍滑。

沐潇潇见沐梓归这样辛苦,便缠着嬷嬷要学管家。

嬷嬷弓着腰苦着脸劝道:“郡主,您还小,管家的事儿等你大些再学也不迟。王爷说了,不叫您管这些,你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啦……”

小说名字:《与君长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