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长公主陈宁聂枞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3月29日21:17:17 评论 52 次浏览

重生之我是长公主陈宁聂枞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主角是陈宁聂枞的小说书名叫重生之我是长公主,是作者夕夕林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3-25 11:12:33小说连载中,内容主要讲述:重生十年,成为当朝长公主……血海深仇,用血来还,前世虐缘,今世却还要继续……

重生之我是长公主主角陈宁聂枞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新仇旧恨齐齐涌上来,她顿时就有些忍不住。

“欢儿,”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激动,装出一个慈母的样子,想把对方骗过来。

殊不知她这番怜爱又激动的样子才叫旁边的人见了奇怪。

唯独床榻前的小孩什么都没察觉到般,规规矩矩的答了声是,接着绷着一张小脸,既是期待又是忐忑的慢慢向陈宁靠近。

陈宁耐着性子等对方走到自己面前,然后猛的一把把对方拉近怀里,只是还不等她下手,怀里原本乖巧懂事的小孩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疼,母妃,疼!”

小孩一边抽泣,一边嚷嚷着。

旁边伺候的几个下人顿时齐刷刷的涌了上来,把小孩接了过去。

“哪疼,公子,哪疼,快告诉奴才?”

“这儿,这儿疼!”聂欢一边哭着一边撩起自己的袖子,只见**嫩宛如白萝卜似的胳膊上硬生生肿了一大块,又青又紫的,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掐的。

顿时,所有人都转头看着床上的陈宁,目光震惊中带着谴责,似乎已经料定这件事是她干的一般。

行凶未成的陈宁被刚刚突然发生的情况搞得有些愣,这会儿被这些人的目光一激,顿时清醒过来。

她刚刚明明就什么都没来得及干!

就在这时,她敏感的捕捉到聂欢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她愣了下,恍然大悟。

“是他冤枉我的!”

这公主打嫁进府里来之后,就没见过自家夫君聂枞的面,因此天天闹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这些仆人早就不耐烦了。

这会儿见她对小公子下手还说出这样的话,当下更为不屑。

“公主说的什么话,公子今年不过才四岁,如何干得来这种冤枉人的事,公主莫不是脑子撞晕了还没回过神来吧。”

说着,竟然是不顾尊卑抱着聂欢要出去了。

“站住!”赵宁激动的开口。

死前才被他羞辱一番,这刚刚死回来竟然又被他算计一番,这让陈宁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她情绪激动的爬下床来,鞋子都还没穿,直接拦在两人面前,对着尚且哭哭啼啼的小孩厉声质问道:“这痕迹到底是谁掐的,你给我说清楚!”

那仆人见陈宁如此,抱着聂欢侧身不赞同道:“公主,何必对一个小孩这样。”

“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陈宁怒斥,待那仆人愣住之后转而又对她怀里的聂欢质问道:“问你呢,你说,这掐痕到底是谁干的!”

聂欢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与她对视,然后在相互沉默中猝不及防的忽然放声大哭起来,那哭声相当的撕心裂肺,且穿透力极强,一时间,几乎整个院子都能听得到他的哭声。

在一片吵吵嚷嚷中,忽然听到前院一静,然后有个沙哑的声音高声道:“家主到了。”

众人回头,只见一个竖着碧玉发冠,穿着金丝修边常服男人走了进来。

屋里的人一见这个男人,纷纷噤声埋头跪了下去,唯独留陈宁一个人站着。

那人也不继续往里走,仅仅只是负手站在门口,目光极为淡漠的在屋子里扫了一圈,落在陈宁身上的时候,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批发赤足,衣带不整,像什么话!”

陈宁抬头一看清来人的容貌,整个人便愣住了。

早就听说聂家家主聂枞不仅仅是才华过人,容貌更是过人,常人但凡是看上一看,必定夜不能寐,日日思之。

今日所见,陈宁才知道传言果然不假。

看见聂枞的第一眼,陈宁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字就是仙。

此等容貌气度,必定不能是凡人所有。

再有第二个字,便是雅。

无论是从穿衣打扮还是举止上来说,这人都自带一股风流,然而风流中又带了一股长期居于高位才有的威严,这使得他目光所致之处,所有人纷纷低头,无人敢与他直视。

包括他刚刚的训斥之言,明明对方是一国公主,也没人觉得有丝毫不妥。

反倒是陈宁自己不由自主的心生出一股胆怯,让她不由自主的垂下头来,不敢与对方直视。

整个屋子都被一股沉闷的气压压着,静悄悄的,无人敢多说一言,等着家主训斥。

对方将整个屋子环顾一圈,严肃道:“大声喧哗乃是府中忌讳,这屋里的所有仆从拖出仗责三十,其余人等闭门思过。”

这其余人等自然是指陈宁和聂欢两位主子了。

眼见着聂枞说完话,转身就要走,原本乖乖待着的聂欢忽然张嘴带着哭腔道:“父君,母妃,母妃掐我。”

刚刚准备离开的步子一顿,又回转身来。

陈宁咬牙顿足,想掐死聂欢的心再度复起。

眼见着那双如幽谷深潭般的视线再度向自己瞟来,陈宁干脆上前一步,抬头挺胸,干脆直接道:“我乃是一国公主,怎会与一个小儿计较,再说还是夫君的亲儿,我若是下得了这般手,真当我是畜生吗?”

她的话音刚落,也不知道话中有什么好笑的,原本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郎君忽然勾唇一笑。

那笑极快极短,也极具有嘲讽意味。

还不等陈宁再度开口,就听对方道:“一个嚣张肆意,一个管教无方,既然是母子,便一同受罚吧。”

整个屋子的人愣住,然后自家家主懒散散漫道:“《道德经》一人罚抄十遍,月末上交。”

话落,人已经没了身影,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道德经》又称《四德经》,包括为君之德,为夫之德,为妇之德,为子之德,其中内容包含甚广,光是为君之德就有十多卷,别说抄写十遍,就是抄写一遍,也会让人徒然生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感。

陈宁还以为聂欢是聂家的独子,即便聂枞不喜,也会庇护。

却没想到,对方竟是连问都不问,直接就站了她这边。

没错,今日情景,陈宁细细想来,聂枞是站在她这边的。

嚣张肆意,管教无方,嚣张肆意,管教无方,这不就是再说聂欢太过于放肆了吗?这是打压聂欢,也是给她正名呢。

想到这里,陈宁就忍不住欢快的笑出声来。

旁边磨墨的婢女被她忽然发出的笑声给吓了一跳,奇怪道:“公主,您都受罚了,怎么还笑得出来。”

“受罚怎么了,正好修身养性了呗。”

陈宁笑着,手腕极稳的落下一笔,一个颇具风骨的流字跃然而上。

上辈子她虽然不是贵族出生,但为了给自己夫君挣个前程,她没少在贵族圈子里打转,这和上流人交往,没个拿得出手的人怎么行。

她说得淡然,旁边的婢女却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公主,您看您都嫁进聂府将近一个月了,哭也哭了闹也闹了,还是没能和夫主圆房,您看您头都撞破了,夫主今天也没多看一眼,今天还得罪了小公子,这以后要怎么办啊?”

得罪了小公子,明明是他得罪了我。

陈宁在心里恨恨,想到了今日一同受罚的聂欢,忽然福至心灵道:“既然夫君今日都说了,要一起受罚,那便一同受罚吧,玲珑,收拾东西去小公子的院子。”

原本就担忧不已的玲珑怔住:“啊?”

“让你走就走,你啊什么?”

陈宁提着自己的裙摆,心情颇好的率先出了门。

她算是想清楚了,刚刚醒来的那会儿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冲动了点,现在想来,那会儿的举动,实在是蠢得紧。

上天既然让她重生投做了那个暴君的母亲,自然不是让她杀了他一了百了的。

既然身为人母,定然要尽母责,她一定会代替上天好好,好好教导教导这个暴君的。

陈宁藏着扭曲的恨意,带着玲珑,施施然来到了聂欢的院子。

一进院子,只见院子里空空荡荡的,颇为萧条,丝毫不见一个大家族长公子应该有的繁华样子。

陈宁带着玲珑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也不见有人出来接,等玲珑叫了一声,这才见一个小厮慌慌张张的从内院跑出来,就地一跪。

“参见公主,不知公主到来,还请公主责罚。”

看那浑身散乱的形容,明显刚刚是在睡觉,然而此番太阳都还挂在天边,明显不是睡觉的时候。

玲珑何曾见人这般惫懒过,当即就要出声责罚,只是中途被陈宁阻了。

她面带微笑,颇为和善的问道:“你家公子呢?”

那小厮见公主不责罚,当即狠狠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爬起来道:“在里边抄书呢,公主请跟我来。”

一路随着那小厮往里面走,看着房间里面的布置规整,陈宁忍不住连连称奇。

她以为她在这聂府里面就已经够不受宠了,没想到还有人比她还不宠。

没有奢华的物件前仆后涌的人伺候就算了,这都快入冬了,竟然连半点取暖的东西都没看到,若是她这个后母讨厌继子那还好说,但是她这个继母入府不过一月,自己都自顾不暇,哪儿的时间来搞这些龌龊事。

既然不是她,难不成聂家的家风就是这样的?

抱着这样的怀疑,她随着小厮走到院子最里面,终于在一个狭小简陋的书房里面看到了聂欢本人。

如小厮所言,他正在抄书。

小说名字:《重生之我是长公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