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先生,太太又撒泼了陆乔容斯年全文手机版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4月27日16:35:16 评论 14 次浏览

容先生,太太又撒泼了陆乔容斯年全文手机版阅读,主角是陆乔容斯年的小说书名叫容先生,太太又撒泼了,是作者曲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4-27 16:24:48小说连载中,内容主要讲述:都说七年之痒,陆乔没想到她和容斯年的婚姻不到两年就破裂。她尚在遭遇婚姻爱情双重背叛的震惊打击中,一场自以为是的胃病检查后,医生说她肚里揣了个崽。陆乔揣着这个崽坐在马路牙子上,大颗大颗的眼泪迎风滚珠落,一边骂容斯年那个王八羔子,一边怜她肚里的崽子,好一顿酸楚苦辣百味俱全______

容先生,太太又撒泼了

担忧和惊慌爬满全身,容斯年抱起她就往外冲。

车还停在外面,他的速度快得可以用惊人形容,像一道疾影。

陆乔缓过那阵眩晕,微微睁眼,对上的就是容斯年因为绷紧而导致颧骨上都浮出青筋的侧脸。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进车里的副驾驶席,仿佛稍微用一点力都害怕弄碎她。

在一瞬间,陆乔一下子就愣怔住。

面前的容斯年,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他们多年以来他对她的那份用吹毛求疵都不为过的细致体贴;

陌生的是,哪怕是这么多年,她都没有见过的他,苍白难看的面色上,担忧混乱恐惧等等交织的复杂表情,比她这个真正摔倒的人情绪还要激烈。

陆乔太过惊讶恍惚,感觉好像他们之间其实什么问题都没有,刚刚也没有发生过争吵。

明明上一刻还对她冷若冰霜至刻薄,下一秒却又露出这样的表情?

失神只是一会儿,眩晕并没有完全消失,疼痛也随之恢复。

陆乔深深蹙着眉,紧紧地攥住的衣衫。她最紧张的还是肚里的孩子,尽管刚刚已经努力避免肚子直接撞到地面,她还是害怕孩子有什么事。

何况才两个月,胎儿都还不稳定。

越想陆乔心里越慌,她懊悔刚才怎么就和容斯年吵,最怨的还是容斯年。

“如果孩子有什么事,我绝不会原谅你。”她面上全是冷汗,虚弱地咬牙狠瞪容斯年。

容斯年的动作明显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所有的情绪随即收敛得滴水不漏,神情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淡漠。

“不用担心,很快就到医院。”没有担忧关心和体贴,只是淡然地陈述。

他转变之快,陆乔轻轻抬眼帘,盯着容斯年继续看着,却再也没有从他的脸庞,找出半点担忧和慌张的气息。

她之前看到的,只是杜撰出来的的一场幻觉吗?

她忽地苍白无力的笑了一下:“你不是一点不在乎这个孩子吗?”

容斯年身体僵了僵,俊美的眉心蹙紧,心如油煎的剧痛和懊悔却好好地掩饰在面不改色的表情下面。

他没有低头看陆乔怎么样,下颚几不可察地抽搐一下,用听不出情绪的低音说:“别说话,很快就到医院了。”

从别墅到城里,至少要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他不过一个半小时,便抵达了中心医院。

容斯年抱着陆乔直接到急诊科挂的号,要求医生给陆乔全面检查,然后让医生把人推进去。

急诊科的门合上,他才惊觉吓出了一身冷汗。

容斯年站在走廊,右手握上自己左手腕,很用力地摁压,然后眉心用力的皱一皱,又抚上心口处,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足足过了一分钟,他隐忍的神色才松下来。

他一边转身面向窗口,一面下意识摸向口袋,想要吸根烟,视线看到墙壁上“禁止吸烟”几个大字,又想起路池舟那张喋喋不休的话痨嘴,烦躁地将手从兜里抽出来。

全面检查耗费时长,容斯年站在医院走廊的窗前,盯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面上没有显露出一点不耐烦,心头的担忧和焦虑却越来越加重。

乔乔才怀孕两个月,胎儿还不稳定,那样大的冲击力摔下去……

他垂在两侧的手慢慢握成拳,上面青筋勃发,像是盛怒中马上要爆发怒火的状态。

凌晨四点,检查才结束。

陆乔的确有轻微的脑震荡,所幸并没有大碍。人受了惊吓,也幸好她身体一向健康,除了近段时间有点饮食不规律外,但对身体影响不大,所以胎儿也没事。

她本来就是突然间猛然透支身体,已经累到一定程度,又是怀孕期,医生给她检查期间,她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容斯年认真地翻看着陆乔的各项检查单,看得极其细致。

医生在一旁说:“容太太没有大碍,不过因为怀了孕,慎重起见,就留院观察一天吧。”

容斯年点头同意。陆乔已经推进病房,他看完检单,掏出手机原想打电话给助理,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打给路池舟。

路池舟就是这中心医院的心外科医生,接到容斯年的电话,不到十分钟就赶过来了。

他脾气很不好,这几天手术多,他累得头顶都冒烟了,脾气能好才怪。

值个夜班还被叫来跑腿,他一见容斯年就想踹人。

“容大少,你看看我这张脸,我这张脸上写着我是你的奴仆吗?任你差遣。”

容斯年眉眼未动,只是淡淡的说:“乔乔摔倒了,要留院观察一天,你帮忙看着点。”

路池舟张口结舌,虽然一向被容斯年糟蹋惯了,可是也没想到他会无耻到这种程度。

“容斯年你有没有搞错,那是你老婆!你老婆摔倒了你让我帮你看?”

“你知道怎么做。”

容斯年看都没有看路池舟一眼,留下最后一句话,就大步流星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路池舟看着容斯年没一会儿就消失的身影,不敢相信这个王八蛋真的走了,心底却默默为陆乔不平:

老婆摔倒了不在医院陪着,这种狗男人要来何用?

小说名字:《容先生,太太又撒泼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