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网追凶白凡穆然总目录在线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24日17:23:44 评论 14 次浏览

暗网追凶白凡穆然总目录在线阅读,主角是白凡穆然的小说书名叫暗网追凶,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截止到2020-05-24 15:19:01小说已完结,内容主要讲述:暗网有多可怕?其实你也曾游离在它边缘你听说过暗网吗?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不同人群,得到了几乎全部是肯定的回答,我意识到,这或许是暗网第一次如此广泛的被全社会认知,即便是年过五旬中老年人,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也不再显得那么的事不关己。

暗网追凶

我又看了一眼车上的红牛,继续说道:“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谋取自己所需求的东西,这不是交易,而是**,明明**了别人,却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沾沾自喜,既然这个社会约束不了你,那么就让法律来约束你,有什么话,跟警察说去吧。”

我一把推开了这男人,随后转身就朝街口走去,之后我打了一辆车,就回到了办公室。

可我这刚推进办公室大门,一个穿着淡蓝色牛仔外套的男人背影顿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眉目顿时一皱:“老A?”

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多年,我们很少见面,大多都是用电脑或者手机交流,老A这个人比较深沉,而我呢,也不喜欢太多人在我身边,因为我知道,我做的这些事,可能会得罪很多人,也可能成为很多人的目标,所以,在这五年之间,除非特别重要的事情,我和老A几乎都不会见面。

只见老A猛然转身,用着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我,缓缓地说道:“我这里有一则视频,是我从暗网这边拷下来的,你要不要看下?”

我收起初见老A时的笑容,转而冷冽的拿过老A手上的USB,插入我笔记本中。

一分钟后,我看到这视频画面的时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画面中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十一天的田蓉,而此时的她,正赤身果体,周边还围绕了三个男人。

这三个男人的脑袋上套了**,但从体型上却不难看出,这些男人的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之间。

而接下来的画面,更是不堪入目。

突然,一阵啪啪啪啪的声响一下就从视频内传了出来,我眉目微皱,看向老A,问他是不是也听到了?

老A点了点头,说这应该是打篮球的声音。

篮球……

这声音这么明显,想来,在这个视频直播的现场附近,应该有篮球场吧?

老A说,这是暗网最新发布的一则直播,甚至于现在,都在直播,每一个比特币,可以观看一次,这是暗网最粗钱的交易,据老A所知,当这个视频没有任何收益的时候,发布视频的人,也会将田蓉随即处理掉。

而在暗网内,这种直播有很多,想要让它有收益,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从这个直播开始到现在,进入直播间的,就只有一个老A和一个叫做ai的暗网用户。

所以,按照老A的想法,田蓉的处决视频,很有可能,会很快被发布到暗网之上。

我死死地咬着唇,此时的我,不知道该庆幸田蓉还活着,还是该为田蓉的遭遇而感到不幸。

“哦对了,你让我查的我查到了,江南大学一共有三个英文名为Jasper的人,两个是女的,一个是男的,不过我并不认为,他会用自己的英文名,在暗网中创建账号,要知道,剑桥的某个博士,在暗网中的身份多达七十多个,而且我们并不知道,这个J,到底是不是江南大学的学生,万一是胡诌的呢?”老A轻声说道。

我摇了摇头,刚刚在打开视频的时候,我看见视频边缘有一件类似于汉服一样的衣衫,我记得,江南大学,似乎有一个汉服社,而且这个汉服社非常有名。

至于这个J是不是江南大学的学生,我不知道,但概率及大。

就拿我来做例子,我每次注册账户的时候,总会将我最记忆深刻的东西作为我的用户名,比如我名字的简写或者我的英文名,因为这样一来,我不怕忘记我的账号。

这是人的本能,所以,我觉得,这个Jasper就算不是他的英文名,也和掳走田蓉的人,有及大的关系。

我想了想,还是上网定了一张今天下午三点去往江南的车票,而在临走之前,我将之前从那**田蓉的车主上拿走的摄像头交给了老A,让他想办法,把这个东西,匿名寄给本地的刑侦大队。

老A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让我小心一点,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电话联系。

我点了点头,起身就拿起了我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很显然,田蓉已经落到了J的手上,而且还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庆幸的是,田蓉到现在为止还活着,可不幸的是,她母亲,却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我不是警察,没有能力让警察为张桂芳翻案,就算有,我也不会不顾我身边所有人,将暗网牵扯进来,所以现在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可能就只是找到田蓉,让她母亲能死的瞑目。

一路之上,我一直都在想田蓉到底去了哪里,直到我走出江南火车站的站口,老A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说暗网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动静,他利用虚拟网址,在暗网追查IP,却无意之间,发现了J的小号,可能是J有些太过于自大了,用的是实际IP,而这个IP显示的地址,就在江南大学内,至于在哪里,老A正在想办法破解,让我不要着急。

我当然不着急,得知J的IP曾在江南大学出现过,我的心就已经落了一半了,这一次,我没白来。

离开火车站,我直接就来到了江南大学的校门口,我并没有着急进去,只是站在校门口左右观望了一番,看着那些大学生门进进出出,而保安室内的那个年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保安,每进一个看似校外的学生,就要登记一次,所以,恐怕我想要进去,似乎是没有这么容易的。

这时,一名学生和我擦肩而过,我顿时拉住了他。

两分钟后,我跟着这名学生,以表哥来探望为由,顺利的进入了江南大学,并让这名学生,直接将我带到了位于江南大学西北角的汉服社门口,随后我又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了他。

我身上没有带任何通讯设备,包括我的手机都在离开火车站的时候,拔下了卡,所以,现在应该没有人能够查到我的IP定位。

我站在一扇绿色的铁门前,按照刚刚那个学生的说法,汉服社只有在周六和周日开放,所以现在汉服社应该没有人。

我抿了抿嘴,抬头看了一眼墙角,两个360°摄像头,顿时进入了我的双眼。

一个小小的汉服社,门口安装了两个摄像头?

呵,我相信,此时的J,正守在电脑面前,看着我的样子。

我抬手比了一个2,随后笑了笑,紧接着,我抬腿就朝一旁的窗户走了过去。

这里窗户四闭,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进去的窗口,看到这里,我露出了一阵了如指掌的笑容,门窗紧锁,说明,里面应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啪……啪……”

等我走到这汉服社左侧的时候,一阵篮球声响起,我抬头一看,在距离汉服社不到三十米的地方,就有一个篮球场,此时,一群女生带着欢呼,正殷勤的给场内的某个男生送水过去。

我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一切都对了,我在视频中听到的那一阵啪啪声,应该就是从这篮球场发出来的,那也就是说,这直播地点,就在这汉服社内。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找了一个四下无人的窗户,用自己的衣服低着窗门,直用石头将窗门砸开。

窗内的汉服社非常暗,周围的窗户都被人加了隔音墙纸,而屋内,也因这一层层的隔音墙纸而变得异常的黑暗,顺着外面的阳光,我看到了一张带着血的椅子,在这椅子旁,竟还被放置了一些成人用品。

可在这不大的汉服社内,竟空无一人。

这张带血的椅子和成人用品,在加上周围的环境,足以证明,田蓉之前直播的地方就是这里,难道……J从哪个渠道得知我已来了江南市?所以才将田蓉转移了?

就在我看着这些染血的器具,四周观望的时候,却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铁柜,但让我心存疑虑的是,这个柜子竟然是橘黄色的。

橘黄色,是田蓉最喜欢的颜色,我记得她和J说过,橘黄色是她的幸运色,因此,她喜欢各种橘黄色的物品,包括**。

J当时也用很轻快的语气告诉田蓉,那他,就为田蓉准备一个橘黄色的房间。

橘黄色的房间……

我猛地抬头,直接快步就走到了这铁轨面前,紧接着,我用被放在一旁的灭火器直将这锁链打断,而下一刻,这扇铁门竟自己被缓缓地打开,一个赤身果体的女人,顿时就朝我身上扑来。

见此情形,我下意识的举动就是一把抓住了这个女人,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就将这个女人包裹。

因屋内的亮度实在太暗,我将这女人,直接就抱到了这窗旁,不等我看清楚这女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她竟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恩恩呜呜呜的,想要说些什么。

我直将封在她嘴上的胶布拿下,可哪成想,她就跟疯了一样,张嘴朝我左手手腕狠狠地咬了下去。

再然后,可能是因为体力不支的原因,她倒在了我的面前,这一刻,我才看清楚,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田蓉。

我连忙将她抱起,直朝那扇被我打破的窗户垮了出去,就在我抱着田蓉离开的这一段路,一个个令我及其不安的眼神瞬间就朝我投射了过来,当时我也没想太多,后来,老A告诉我,这些人很可能是那个直播的受益者,至于是怎么收益的,我想你们不用猜也知道了,因为朝我投来这些眼神的,都是一些男人。

我将田蓉带到了附近的某家医院,医生告诉我田蓉的下身因暴力而导致损伤性出血,YD壁也有强烈的撕扯伤,医生建议报警。

听到这里,我点了点头,笑着说我就是警察,让他全力医治。

医生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最后可能还是打消了疑惑,将一张满是血的纸递给了我,说这是从田蓉**内取出来的,他可以保证她身上的伤没有什么大事,但却不能保证,一个少女在遭受这种非人虐待之后的心理创伤。

说话间,医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就回到了抢救室。

我坐在抢救室的长廊之上,也没管那么多,伸手就打开了那一张纸条。

能拥有一位这么伟大的母亲,是她的荣幸,母亲枉死,生者释放。

“砰”的一声巨响,我猛地在一旁墙壁上打了一拳。

母亲枉死,生者释放……

这他妈还是人话么?明明,她们两个都可以不用死的,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在暗网,真的没有法律可言了么?

我闭上了双眼,脑中全是张桂芳为了自己的女儿,甘心跪在我面前的身影,她哭的那么声嘶力竭,为什么,为什么不再给她们母女一个机会?哪怕,只是一个重聚的机会。

我气的双手颤抖,但却又无能为力,这张纸条上说的很清楚,一命换一命,而且,按照这张纸条上所说,田蓉的母亲,应该是自愿跳下去的,没有任何人强迫过她,所以,他们才会写下这么伟大的母亲。

半个小时后,抢救室的门再次被那医生打开,这一次,两名护士随着医生,正推着还在昏迷的田蓉出来,医生朝我点了点头,顺手给了我一张单子让我去交钱,我没有说话,看医生的表情,田蓉的身子应该没事了,但,我不知道,她醒来之后的状态会是怎么样的。

说实话,如果我是一个女的,在遭受到如此非人**之后,很难想象,我的情绪会多么的崩溃,再加上……她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母亲已经过世了的这个消息。

交完钱后,我推门就走进了田蓉所在的病房,她醒了,但并没有管我,她的双眼就这么一直呆若木鸡的看着面前的空气,不管我说什么,她就是不开口,有时还会落下几行眼泪,可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小说名字:《暗网追凶》

暗网追凶白凡穆然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悬疑灵异

暗网追凶白凡穆然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暗网追凶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小说,作者是佚名,小说主角是白凡穆然,同时这也是一本,追凶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暗网有多可怕?其实你也曾游离在它边缘你听说过暗网吗?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