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周筱赵泛舟无弹窗在线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31日12:12:33 评论 25 次浏览

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周筱赵泛舟无弹窗在线阅读,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赵乾乾,小说主角是周筱赵泛舟,同时这也是一本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很久之后的周筱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时光,每一天仿佛都是阳光灿烂的,不知是因为回忆,还是因为他。。

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

“没有,瘦得要死。”

“真的吗?我老是觉得我的腿和手臂应该再瘦一点。”她捏捏自己没几两肉的手臂和大腿。

“小姐,你好心留条活路给我们这种人吧。”周筱忍不住翻个白眼。

“好,那我买了。”她屁颠屁颠地跑去买单,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套衣服要六百多块,有钱人真变态。周筱突然想起来,上次在感叹有钱人变态的时候是在赵泛舟住的小区前面,他现在搬回学校了,那个小区的房子呢?是租的,还是买的?如果是买的,他家很有钱吗?他好像从来没提过他家的事,也是这次她才知道原来他奶奶在加拿大。

她突然觉得有点心慌,她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事,不知道他家里有哪些人、在哪儿长大、读什么学校、小时候爱看什么动画片、崇拜过什么偶像、第一次喜欢人是几岁……而她跟他交往的第一天就几乎把家谱给他背了一遍,连小时候为了让老师表扬自己拾金不昧,自己掏了五毛钱交给老师,为了逼真还把钱埋在地里然后挖出来的故事都告诉了他。他听完这个故事的时候笑着说,原来你从小就这么奇怪。她当时还很郁闷,真相告诉他,重点是在童趣,不是在奇怪,没有童年的死小孩!

逛完街回来,她洗完澡趴在床上发呆,室友戴着耳机低低地哼着歌,是张靓颖的《画心》——“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她突然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好像灵魂跟着断断续续的歌声被抽离出来了。看不穿,猜不透啊,每个恋爱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吗,还是只有自己而已?

赵泛舟站在窗前,手里捧着一杯茶,热茶热腾腾地冒着白烟,思绪随着白烟飘散。

最近天这么冷,某人该被冷得很生气吧?她是常常一冷就会发脾气的人,最近他没有找她,她该不会更生气了吧?他想说让彼此冷静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问题的所在,结果就是他觉得很寂寞很寂寞,习惯了一转身就可以看到她,真的回忆不起没有她的那半年他是怎么度过的。不过他好像知道问题的所在了,在他们以前的关系里,几乎都是她在采取主动,而自从他回来之后,她好像不再愿意主动,然后他们的关系就陷入了泥沼,让人无法举足前进。他也试过由他来主动,但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可能就是她主动的时候,他很配合,而他主动的时候,她却不配合吧。她为什么不主动了呢?她为什么不配合呢?

他们再次一起吃饭,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在这一个星期里,赵泛舟办好了各种各样的复学手续,周筱已经开始固定在每天下午给李都佑上一个小时的课,在这期间她发短信跟赵泛舟说过这件事,赵泛舟只是回了个:“好,我知道了。”

饭桌上,周筱若有所思地挑掉盘子里的胡萝卜,她讨厌胡萝卜,但是喜欢胡萝卜炒肉片的那个肉片。要是刚刚不是在食堂门口遇到,他是不是一直都不准备找她了?

“不吃胡萝卜你还打?”

“看不惯你就帮我吃啊。”

他把大勺子伸过来,真的把她挑开的红萝卜舀了回去。她呆了一下,随便你,反正以前你也没少吃我口水,想着想着,她突然觉得怎么有点色情呢。

“陪我回家拿东西。”走出食堂的时候他说。

“回家?”她一时反应不过来,她有个坏习惯,只要没反应过来就会重复对方的话。

“就你上次去看我的那个地方。”

“哦。”她其实有很多话想问,但不知道从何问起。

进了门,咔的一声,赵泛舟直接把门落锁了,然后直直地朝她走近,周筱的心咯噔了一下,不是吧?

“你锁门干吗?不是要对我怎么样吧?”转移注意力,转移注意力。

他瞪了她一眼:“说吧。”

“说什么?”多说几个字会死吗?

“为什么躲我?”

“哪有躲你,你叫我出来我就出来,你没找我我就躲起来,你还想怎样?”不错不错,讲话很押韵,很有气势,就是眼神有点闪躲。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靠,又是你知道,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我不知道怎么说。”算了,还是坦白好了,某人太精,她玩不过他。

“直说。”直说是吧,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你跟你那青梅竹马的假酒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死了,嘴太快了。

“假酒?”他挑了挑眉毛。

“就贾依淳……假乙醇……就是假酒嘛……”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他很无奈。

“什么东西没有?没有假酒?”她又有点反应不过来。

“没有发生什么!”哦,有人生气了,声音好大。周筱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

看着她那小媳妇的模样,赵泛舟叹了口气,说:“我一直都把她当成妹妹,我们绝对没有你脑子里想的那种关系。”最好是!每个男的都爱说我只把她当妹妹,那么缺妹妹不会回家叫你妈生吗?!

“不要走神!”他轻扯了一下她的头发。

“哦——”她低头,坚持把小媳妇精神发挥到淋漓尽致。

“少给我扮委屈,有什么话一次给我讲清楚!”他完全不吃她这一套。

“这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家里是做什么的?你家里有什么人?你在哪里念书?你第一次喜欢人是几岁……”呼——好累,一次要讲那么多话。

“房子是我爸买的,家里有爸爸和妈妈,爸爸是商人,妈妈也是商人,都是卖衣服的,在H市长大念书,第一次喜欢人是十九岁。”

十九岁?这么纯情啊?等等,他现在二十岁,去年十九岁,他们在一起快一年了,所以——十九岁?

“十九岁?是我吗?”好想仰天长笑啊,哈哈!不行不行,要忍住,不然某人一定会翻脸。

他的脸浮上了可疑的绯红,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男生脸红,好可爱。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他清了一下声音。

“你小时候爱看什么动画片?”

“七龙珠。”他早就习惯了她不按常理出牌的习性了。

“我喜欢哆啦A梦哎,以前叫小叮当的,我还是觉得以前的名字比较平民化,更亲切一点……”

“闭嘴!”某人不耐烦了。

“为什么?”被打断的人也不高兴。

“因为我要亲你。”

“这样啊?好吧,来吧!”她摆出一个任君蹂躏的表情,那厚脸皮的死样子又回来了。

这样他都亲得下去!果然不是凡人……

一吻过后。

“你那么爱帮人取外号,你在背后叫我什么?”

她抬起头来,说:“没有啊,你还在记恨我叫她假酒哦?你也太帮着她了吧?”

“少给我转移话题,到底叫我什么?”

“嗯……就那个……你的名字是泛舟嘛……泛舟就是……就是划船啊……所以……所以……”

“所以?”音调上扬,从音韵学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威胁的语气。

“破船。”早死早超生,脖子一伸,横也是一刀,竖也是一刀。

“你死定了!”

“啊——”凄厉的叫声响彻云霄,在小区里绕梁三日。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大清早的,你发什么花痴啊,你不睡觉我们还想睡觉呢。”小鹿说。好像每个宿舍都有这么一个人,人平时挺好的,但就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轻手轻脚,永远有办法把别人从睡梦中吵醒。要一起生活的时间很长,所以很多时候她们也只能带着开玩笑的口气抱怨。

唱歌的人是陶玲。陶玲是个独生女,一般独生女被套上的固定坏习惯她几乎都有——娇气、自私、不独立、自我中心……其实,只要不吵到周筱睡觉,她觉得陶玲还是个挺可爱的小女孩,就是典型地被保护得很好的女孩子,很单纯,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无心的,让人无法对她生气。

陶玲蹦蹦跳跳地跑到周筱床前说:“筱,我跟你说,我和我男朋友那个了。”

“哪个啊?”好困啊,神啊,救救她吧。

“不是吧?”小鹿的声音传来,带着点不可思议。

周筱突然清醒了过来:“不是我想的那个吧?”

陶玲脸红地笑:“就是那个啦,你们好讨厌哦。”

宿舍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几乎每个人都清醒过来了。

“怎么了?你们干吗都不说话啊?”大姐,你想要大家说什么啊?

“那个——你们做了防护措施吗?”小鹿忍不住问了。

“什么防护措施?”陶玲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着床上的周筱。周筱看她那样心里就明白了大半,什么年代了,至少健康教育也应该好好普及一下吧。

“嗯,就是你男朋友要戴那个……保险套。”周筱说。

“好像没有哎。”陶玲还是一脸无辜。

“那你吃药了吗?就是避孕药。”小鹿的声音有点大。

陶玲吓了一跳,可怜兮兮地看着周筱。周筱很无奈地坐起身,转过头去看睡隔壁的室长,室长罗微也坐了起来了。

“多久的事了?”罗微问。

“昨天晚上。”陶玲答。

“昨天晚上?你不是回宿舍睡觉了吗?”小鹿问。

“你们睡着之后,他发短信说很想我,我也很想他,所以……”陶玲准备一一道来。

“停!这个以后再说,你现在应该吃避孕药,现在有一种事后避孕药,应该还来得及。”周筱打断陶玲的话。

“你好厉害哦,知道那么多。”陶玲一脸崇拜。

翻白眼,这是一般人都有的常识吧。

四个女生浩浩荡荡地来到药店,面面相觑,没人敢去柜台那里问该买哪种药。

“怎么办啦?我不敢去问。”陶玲紧张地说,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

“不敢去问你还敢做!”小鹿没好气地说。

陶玲转过头来看着周筱。拜托,不要用那种小狗的表情,天哪,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摊上这么个主儿?

“你别凶她啦,我去问就是了。”周筱对小鹿说,心太软就是郁闷。

周筱缓慢地走向柜台,手心开始冒汗。

她站在柜台面前,对面是个中年妇女:“阿姨,请问有没有那个……”

“你在这里干吗?病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周筱吓了一跳,神啊,把她变不见吧……她回头去找室友们,跑得一个不剩了,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赵泛舟来到她面前,等她回答。

“那个,我肚子疼,买药。”周筱干笑。

“肚子疼?”她可能不知道,她只要一说谎就会开始很心虚地干笑。

“我陪你去看医生,不要乱买药。”赵泛舟过来牵她的手,“你的手心怎么都是汗?”

“肚子疼,很疼。”她接着干笑。

“肚子疼你不打电话给我?”他的声音里有火药味,惨了,某人快生气了,还是不要挑战他好了。

“你等一下我。”周筱挣脱他的手跑出去找室友们,那三个家伙就躲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往店里探头探脑。

“可以告诉赵泛舟吗?”她问陶玲,“然后让他帮你买?”

“他会肯吗?”陶玲有点犹豫。

“应该会吧。”周筱说,她其实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他说。

“好吧。”陶玲一脸豁出去的样子,有这样的气魄不会自己去买?周筱心里在咆哮。

“嗯?”赵泛舟稳住匆匆跑进来的周筱。周筱拉着他到一个角落:“陶玲你知道吧?”他点点头等她说下去。“她和她男朋友发生……关系了。”他没什么表情,只是示意她把话讲完。

“我们不敢去柜台问该吃哪种药,所以……”她偷瞄一下他的表情,呃……他还是没什么表情,“你去帮她买好不好?”讲完后心虚地瞄着自己的脚尖。

“她男朋友呢?”赵泛舟只是这样问,声音倒也没什么情绪。

“不知道。”她扯扯他的衣袖,“好不好?”

他瞪了她一眼:“出去等我。”她如释重负,赶紧跑出药店找室友。她们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走向柜台,看着他低着头,药店的阿姨好像在说什么,然后付钱拿药。

“你男朋友看起来好帅啊。”陶玲突然幽幽地说。

小鹿抢白道:“谁不比你那不负责任的男朋友帅。”

周筱推了推小鹿:“你嘴巴不要那么贱。”

“哼!”小鹿很不以为然。

十分钟之后,他出来了,丢给她一盒药就径自往前走。丢脸死了,那药店阿姨还一直跟他说不能为了自己舒服就让女朋友吃药,药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周筱把药给了她们之后就赶紧跟上去,主动牵住他的手。他的脸好臭啊……臭水沟都没那么臭……

“对了,你刚刚去药店买什么东西?”周筱突然想起来。

“你还记得要关心我啊?”讲话不要那么酸嘛……

“才不是呢,我最关心你了,告诉我嘛。”她摇着他的手。

“买OK绷。”他酷酷地说。

“你哪里受伤了?哪里流血了?”周筱停下脚步,紧张兮兮地看着他。

“没有,钱包里的OK绷用完了,路过药店就顺便进去买。”其实他是路过看到她们几个在药店里鬼鬼祟祟的才进去的。

“她们都说你好帅啊,我好有面子哦。”周筱讨好地说。

“稀罕。”他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好欠揍啊!

“我也觉得你很帅耶,好爱你哦……怎么办?”

他嘴角有点微微上扬,还是没好气地说:“稀罕。”又不稀罕,最好是啦。

“好嘛,不稀罕就不稀罕。我们去吃早餐吧,我都没吃早餐,好饿啊。”死鸭子嘴硬,姐姐不跟你计较。

“这么晚都不吃早餐?早上没课你本来准备睡到中午的对不?我早上打电话给你,你还给我关机。”这人是神算子,什么都知道,要是不关机的话不就被他的电话闹起来了?

“没有啦,我们去吃早餐啦,快饿死了,你好啰唆哦。”她打着哈哈。

“吃什么?”

她松了一口气,总算过关了,这人跟007似的。她笑得跟朵花一样:“去门口吃蒸饺,我要吃韭菜馅儿的。”

他想了一下说:“不要吃韭菜的。”

“为什么啊?”

“嘴巴会臭。”

“我嘴巴臭又不是你嘴巴臭,你管那么多。”

“亲你的是我不是你。”

……要这样说也是很有道理的啦。

与一般的学生情侣无异,赵泛舟和周筱相遇在奸情丛生的图书馆。

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赵泛舟在图书馆自习,他喜欢挑靠窗边的位置,大片的落地玻璃,看窗外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水泥地上,碎成一地斑驳,看书,喝茶,自有一份宁静的惬意。但这份惬意很快就被两个女生破坏了。对面的桌子坐下了两个女生,很妙的对比,一个瘦瘦的、高高的,一脸清秀;一个肉肉的、小小的,一脸顽皮——顽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浮现出这个词。后面发生的事,让他觉得他的第六感真是准啊。

赵泛舟重新低下头去看书。沙沙……沙沙——塑料袋的声音,哗哗……哗哗——倒水的声音,哒……哒——转笔的声音。就算赵泛舟再好的脾气也火了,他抬起头来,瞪了个子小小的女生很久,但是有点泄气,人家根本就没在看他,所以他瞪了半天也是白瞪。反而是她旁边高高的女生发现了,用手肘撞了她一下,小声地说:“吵到别人了。”她抬起头看向赵泛舟的方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低下头去安静地看书。赵泛舟也低下头去看书,但不小心瞄到她朝他偷偷地做了个鬼脸。他有点气又有点好笑,什么人嘛!

安静了一会儿,突然砰的一声,他反射性抬头,看到那个女生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桌子,打翻杯子了。唉——看来今天这个下午应该是毁了。他掏出一包纸巾,递过去,那女生接过纸巾感激地对他一笑,接着阻止水在桌子上蔓延。收拾完之后她突然趴在桌子上,肩膀一直在抖动,赵泛舟吓了一跳,该不会这样就哭了吧?等到她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她的眼睛亮晶晶的,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样子,有那么好笑吗?

果然,整个下午他就看着她在对面不停地掉这个东西、掉那个东西,去厕所,去借书,去倒水。每次她做了什么发出声音的事情就会很心虚地瞄一下四周,然后低头安静十分钟。

“泛舟,晚上一起吃饭?贾依淳。”手机小声地震了一下,他拿起来看,同时听到对面的那个矮个子女孩小声地跟另一个女孩说:“震动的声音好像放屁啊。”另一个女孩推了她一下,两人开始捂着嘴笑。

“好,食堂门口见。”他回了条短信,然后收一下东西准备离开,临走前还看了那个女生一眼,她低着头,很认真的样子,完全没注意到他的离开。

食堂门口见了贾依淳,她笑着说,你每天这样学习当心成书呆子,上次借给你的《证券投资分析》看完了吗。他才想起,一个下午他都在研究对面那个女孩子,几乎没看什么书,于是笑了笑,摇头。

两天之后,学校的英语中心,赵泛舟看到了正和一个外国人讲得眉飞色舞的她,小小的个子站在外国人旁边,显得很滑稽,她好像都跟一些高个子在一起呢。她回过头来,好像感受到了赵泛舟的视线,但是她的视线在教室里转了一圈,又回过头跟那个外国人讲话去了。赵泛舟有点小小的失望,他不是自负到觉得她一定要记得他,但也仅仅是两天不见,两天前,他忍了她的嘈杂一个下午,她对他做了鬼脸,他还给她递了纸巾,现在她居然连两秒钟的眼神停留都没有,他就这么没有记忆点啊?

真是个奇怪的现象,当你注意到一个人的时候,你好像老是会不小心遇到她。

这么大的一个学校,他好像老是可以遇到她:食堂,她就在他左前方的那排桌子前吃饭;图书馆,她刚好就排在他前面第三个等待还书;书报亭,她就站在他旁边翻杂志;超市,她推着车子走过他身边……更让他觉得气馁的是,她从来就没有发现过他的存在。他至少也算是人模人样吧,从小到大情书也收了不少,怎么在她面前就成了路人脸?

小说名字:《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