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不知返乐以南陆明森微信公众号上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31日14:13:30 评论 15 次浏览

婚途不知返乐以南陆明森微信公众号上阅读,婚途不知返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青梅花开,小说主角是乐以南陆明森,同时这也是一本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在结婚四周年这天,我被逼离婚了。之后我遇见了一个男人,他用温暖和守护让我沉沦,我藏掖着对他的爱,像小偷藏掖着不可见人的赃物一样。可是一眨眼,他成了我痛不欲生的根源。后来他对我说,我爱你。我对他说,我们离婚吧。。

婚途不知返

我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已经找不到任何情愫了。

见我迟迟没有动作,李珉州催促道,“乐以南,别不知好歹。”

小三女人也走了过来,在我耳边笑着说道,“我劝你赶紧签了字,明天一大早就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不然我保证,明天晚上你**的视频就会传得满城风雨。”

李珉州递给我一支笔,我颤抖得接了过来,在女方签下乐以南三个字。

小三女人带着胜利的微笑拿过那份协议书,甜甜地对李珉州说道,“等你们去办了离婚手续,咱们就赶紧把结婚证领了,不然人家肚子都要大了。”

地板真冰凉,我麻木地想着,这人真不是东西,我愤恨地想着。

可我能做什么呢?我没有证据,我不会法律,我甚至连骂他们的话都不能说得漂亮。

“李珉州,你会有报应的。”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两个人言笑晏晏的样子,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是吗?那我等着你。”李珉州抱着女人的腰,头也不回进了酒店卧室。

厚重的木门砰得一声合上,隔绝了我所有的视线,此时我才终于感觉,自己重重地跌落在了绝望的崖底。

我捡起刚才打闹落下的高跟鞋,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酒店的套房。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我光着脚走在回家的路上,任由冰冷的雨水打落在我的身上,更不管过往的车辆是否会撞上我,惹来的谩骂与嘲笑我都仿佛听不清了。

我和李珉州结婚四年,我无数次和李珉州商量过孩子的问题,他每次都说生意还不稳定,再等等,然后就等到了另一个女人怀着他的孩子来到我面前,逼我离婚。

我恨自己,识人不清,将一颗真心送到了李珉州这个渣滓手里,被利用了还被反咬一口。

第二天一早,我手里拿着离婚证书,站在民政局前的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脑海里不断的回响起好多人的话语。

“以南相信我,虽然我现在穷,但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以南帮帮我,我的公司资金还不够,只要一次,一次我就能翻盘了,等以后我们有钱了我一定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买给你。”

“乐以南,你不要这么婆妈好不好,我跟你说过了,我这段时间很忙,我在应酬,你别再打电话了!”

“以南啊,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况,珉州只是在外面玩玩,你才是他的合法妻子,他总归会回来和你好好过日子的。”

“傻孩子,别想着离婚。你离了婚就是个二手的了,哪个男人还愿意娶你?”

李珉州的话,亲戚们的话,都在我的耳边徘徊。女人离了婚就是二手的了,再也没有男人愿意要了。

我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惊醒,随手抓住了身边路过的一个男人,“你结婚了吗?”

男人大概是被我的突兀问到了,愣了一下才回答道,“没有。”

我指着身后的民政局道,“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男人看着我手上的离婚证书,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点点头,“好啊。”

一个小时以后,我看着手里的两个小本子,笑得十分讽刺。短短的时间里,我离婚又结婚了,民政局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我麻木地翻开离婚证书,眼睛酸涩地几乎看不清上面的内容,我深呼吸一口气,合上离婚证书,又翻开另一本结婚证书,两寸大的照片上,艳红的底子,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和一个蓬头垢面憔悴不堪的女人。

男人叫陆明森,我这时才开始对自己的冲动感到心有余悸。

我侧过头看着我身边的男人,他身上只是简单的穿着一件白衬衣和黑色的西裤,衬衣扣子不规矩地解开两颗,麦色的肌肤显露了出来。男人面容俊朗,脸庞轮廓分明,五官深邃,一双狭长的双眼无端端的透出一股冷冽来。

这大概是我此生最疯狂的事情了,我居然在离婚后,随便在路边找了个男人又扯了一张结婚证。

男人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抽烟,我沉默不语。男人大概是不满我的沉默,随意将烟头掐灭,走上前一把拉起我,直接走出了民政局大门。

手腕上传来的痛感让我有些受不住,我努力挣脱时得到了男人一个警告的眼神,我吓得一愣,只好安静的跟着男人走。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啊?”男人的气场太强大,我花了不少勇气才将话说出口。

男人却不回答,拉着我来到一辆黑色汽车面前,拉开车门粗暴的将我塞进车内。

我开始慌张起来,在他去到另一侧上车的时候企图打开车门逃跑,他冷眼看着我动作,在我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男人突然压了过来,将我的双手收紧,置于我的头顶。

我动弹不得,在男人陌生的烟草气味下小心翼翼地呼吸着。我脑子里天马行空,“你不会是要把我拖去卖了吧?”

男人勾了勾唇角讽刺道,“就你这样子,卖给谁?”

我脸颊发烫,无从反驳,“那你先放开我可以吗?”

男人用狭长的双眼扫了我一眼,松开了我的双手,我揉了揉被捏得通红的手腕,在心里打了一遍草稿之后,才开口说话,“陆先生,今天这件事情我很抱歉,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能耽误你,我们还是回去办离婚手续吧,实在抱歉,我以后会想办法补偿你的……”

“不用。”男人喉结上下滑动,淡淡地吐露出两个字。

“啊?”我有些意外,这个男人外形十分优秀,倒追他的姑娘应该一抓一大把吧?怎么会轻易和我结婚,又不同意我提出的离婚。

男人拿起结婚证晃了晃,“这个东西,正好是我需要的。”

我摇摇头,表示不理解,也不信。

男人也没多解释,他将结婚证随手放在车内的置物箱里,“反正我要的东西到手了。”

“我现在后悔了。”我懊恼,这个人对于我而言就是个神秘的陌生人,看上去也不是好惹的人,我怎么会一时糊涂做出这种事情来?

“你有什么资格谈后悔?”男人嗤笑一声,之后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笑声,似乎把我的行为当做笑话,并且成功得逗乐他了。

我有口难言,低着头不知所措。

“好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男人发动汽车。

我看着他笃定的样子,只得报出地址。

我本以为他只是出于好意想送我,谁知道他一路跟我到了家门口。我戒备地看着他,抓紧手中的包不敢掏出钥匙。

我本以为他只是出于好意想送我,谁知道他一路跟我到了家门口。我戒备地看着他,抓紧手中的包不敢掏出钥匙。

他笑了笑,“乐以南,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不明所以,他一把夺过我的包,我本能地尖叫了一声,又感觉这个男人实在危险,张嘴就想喊救命,男人一把捂住我的嘴,“你真吵!”

我无法清晰地说话,只好瞪着他,伸手去够自己的包。

这套房子,是我目前唯一的财产了,如果再出什么意外,我还真是两手空空了。

男人长手一伸,我的包立即到了我无法触及的地方,他轻笑一声,“别担心,我对你和你的东西都没有兴趣。”

我有些懵,他松开我,从我的包里掏出钥匙,动作利落地打开了门。

我有些懵,他松开我,从我的包里掏出钥匙,动作利落地打开了门。

我跟在男人后面,看着他打量我的家,然后怡然自得的坐进沙发,摸出香烟点燃,仿佛就在他自己家里一样。

我不放心地看了他几眼,确定对方没有恶意以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家里还有不少你前夫的东西,你不收拾一下?”男人突然开口说话,他似乎对这个空间其他男人的东西十分嫌弃,眉头十分嫌弃地皱了起来。

等我将李珉州的一切东西都收进杂物间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停下来,我才感觉到肚子饿,再回到客厅,发现男人还没走。

我走进厨房,将昨晚购置的水果清洗出来,切盘端到男人面前,男人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接。

我将果盘放在茶几上,又去了厨房开始准备两人份的晚饭。

对这个男人,我心里有几分愧疚,是我拉着他糊里糊涂领了结婚证,现在他不想离开,我也不能赶他走。

晚饭时,我打开了昨晚准备的红酒,我心里带着郁结,喝酒像喝水一样,顺理成章麻醉了理智。

我开始不再惧怕眼前这个男人,我拉着他和我一起喝酒,在跌跌撞撞之间一头倒进了男人的怀里,我痴笑,“你们男人真不是东西,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男人不悦地推开我,我脚下不稳跌坐在了地上,男人又将我拉起来,“撒酒疯?”

我听着男人冷冽的声音,理智清醒了一点,我努力站直又坐回凳子上,看着男人傻笑,“如果你结婚了,你也会出轨吗?你也会抛弃你的妻子吗?”

小说名字:《婚途不知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