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尽头我在等你安璃路垶无弹窗在线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8433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31日14:14:21 评论 16 次浏览

末路尽头我在等你安璃路垶无弹窗在线阅读,末路尽头我在等你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作者是瓶盖币,小说主角是安璃路垶,同时这也是一本类型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对不起安璃情不自禁的捂住自己哽咽的嘴,一步一步的向他退离,仿佛无形之间他们的距离变得越来越长,也越来越远,形成一道永远跨越不去的鸿沟。安璃最终还是亲自关上了那道门,那声音令人冰冷又绝望。走了?真的走了?他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应该开心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他笑也笑不出来,面部几乎僵硬了。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做出什么特殊的举动,就可以吓坏那个胆小的女孩,什么时候她对她的了解有这么深了?不要不要软软。跌回沙发上,少年的双手颤抖的捂住自己的脸庞,用着自己才可以听到的声音说着,软软。

末路尽头我在等你

白洛很是腼腆的笑着,他的双手十指交握的放在胸前,微微泛白的指节,显得他有些局促不安。

“那……路垶在吗?”过了许久,安璃听到了他低沉的声音。

“嗯,在的。”

“那我,可以去看看他吗?”白洛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她,似乎很怕她会说出拒绝的话。

安璃心头有些为难,不难想到路妈妈为了关住路垶,连家里的通讯工具都收了起来,唯一可以和外界搭线的只有一台老旧的电视机。

这个人……很想见路垶吧,安璃想只是见面,也许没什么问题的。

“我带你去吧。”

“谢谢。”白洛松了一口气,很是诚挚的向她道谢。

刚打开房门,两人就看见了正在换衣服的路垶。路垶微蹙着眉头,看向安璃和白洛时他的眸底飞速的闪过一丝薄怒,然后他动手解下最后一课纽扣,面无表情的将衣服朝白洛扔去。

“你有什么资格踏进路家的门,白洛,趁我没有杀了你之前,最好尽快消失在我眼前。”路垶走过来,打算将房门合上。

白洛反应很快的用手抓住门沿,语气满是哀伤,“阿垶对不起,温悦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都过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路垶双眸泛红,乌黑的眼瞳中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白洛,你真他妈恶心。”

“阿垶,我……”

迎面而来的是重重的关门声,路垶将门锁得死死的。

白洛低垂着头,眼底氤氲着让人心疼的落寞。他转头看了看从头至尾都没说话的安璃,嘴角勉强勾勒出一抹笑容。

原来一切的一切又是因为那个叫温悦得女孩,有那么一瞬间,安璃很想见见那个叫做温悦的女孩,那个让路垶和白洛都纠缠在一起的女孩,她……一定很美吧。

“路阿姨不在吗?”白洛转移话题的说道。

“她出差了,这段时间不在。”安璃倒了杯茶,递到了他的手中。

白洛捧着那杯茶,忽然眼眸亮了起来,他欣喜的说道,“这杯子是我送给阿垶的。”

“是吗,很好看。”安璃浅浅笑道。

他们之前的事情安璃不清楚,也不敢过问。她原本就是一个外来者,又有什么资格过问呢。

“这是我们去集体旅游的时候花了几个小时烧纸的杯子。”白洛带着回忆的目光摸了摸手中天蓝色的杯身,笑得很满足。

路垶从房间里出来,把之前的那件白衬衫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穿着一身浴袍抱着白猫若无其事的走进了浴室。

白洛尴尬的放下茶杯,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能多留一会儿吗?”

安璃点点头,在这里很无聊有个人聊天也不错。

在白洛到来之前,安璃一般都只能与路妈妈聊天,复习,看风景来打发时间,她的房间整洁宽阔又明亮,四周都是天蓝色的墙面,映衬着窗外不远处那片美丽的海域。

白洛站在阳台前,半拉的窗帘后是广阔的海域还有闪亮的星空。

在这半年里,路垶就把自己关在这里,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临近吃饭的点,安璃一个人在厨房清洗着蔬菜,厨房靠着浴室。安璃总能听见隔壁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路垶给白猫洗澡每次都要接近一个钟头,所以安璃有足够的时间来做晚饭。

安璃将饭菜端到桌上,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等着。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安璃听到浴室的门打开了,她转过头去看,路垶正从里面慢悠悠的走出来,微敞的浴袍露出了他无可挑剔的身材,软软垂落的黑发上不断有细小的水珠坠落。

“乐乐,吃饭。”

“喵。”

他的身后跟着一只毛色发亮的白猫。

路垶望了她一眼,拿着毛巾揉了揉湿发,心情似乎很不错。

安璃想去叫白洛下来,还没有来得及挪开步子,路垶就拦在了她的面前,乌黑的眸子中带着令人沉醉的碎光。

“安璃,你不会说出去的吧。”他的声音诱惑而又充满神秘。

“什么?”安璃有些意外的看着他,路垶很少会和她主动说话。

“我要出去一趟,就今晚。”路垶又望了一眼楼上,像是猫儿一样低低的笑了声,他说,“安璃,你会拦着我吗?”

安璃愣了愣,她紧握着口袋里的钥匙,一言不发的咬住了下唇。

路垶就这么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安璃一直处于纠结状态,路妈妈嘱咐过她不能让他出去的,但是一想到路垶曾被关了半年,好不容易可以出去一次,她不答应也太不通情达理了。

天知道,她多想开口拦住他,可是她仅是站在他的面前,就已经没有勇气说话了。路垶并不是坏孩子,只是没有人能够理解他而已,安璃一直都这么想着。

走到房间中,白洛正抱着白猫,轻轻抚摸着它的背脊,白猫很是舒服的发出一丝呻吟。

白猫认识他,似乎也和他很亲近。看到白猫的态度,安璃想,也许路垶并没有那么讨厌他吧。而白洛面对路垶就像是面对那只猫儿一样,指尖都带着宠溺的温度。

安璃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路垶离开的消息告诉了白洛。

他的身型一僵,回过头望着她的眼中带着苦涩的悲意,他用着极轻极轻的声音说,“你不该让阿垶离开的。”

“为什么?”她说。

“阿垶吸过毒,这半年他在戒毒。”他说。

“小璃,不要让小垶离开家门,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要让他离开。”

路妈妈和白洛的声音交叠起来,安璃沉默的垂下了脑袋,不知所措的捏着自己口袋里,那串路妈妈亲手交给她的钥匙。

安璃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心疼的厉害。

路垶吸毒,那些据说会让人上瘾的毒药,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人的身体,可是安璃看到的路垶很好很好,怎么也不会让人将他和毒品联系在一起。

噢,老天。我真是犯了个天大的罪过,如果我还能赎罪的话。

安璃的心一直在不停的自责。

饭桌上的菜已然凉透了,从路垶离开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安璃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指针正不偏不倚的指向十一点。

安璃很担心,因为她辜负了路妈妈的嘱咐。一同和他分担这份沉重的还有白洛,他靠坐在沙发上微闭着双眸,他的眼睫微微颤抖着仿佛轻微拂动得羽毛,像是睡得极不安稳。

对于打量异性,安璃的目光,总是很羞怯的会转移开。

可是这一次她的目光却大胆的望着这个男孩,不得不说白洛有一股独特的气质,他的眼梢不像路垶那样张扬的时刻上翘着,而是有些微垂。

第一次见到白洛,安璃有一种错觉,这个男孩的每一个神情中都带着浓浓的忧伤,化解不开。

在昏黄的灯光下,安璃注意到他右眼角下的一颗痣,很淡很淡,可是安璃还是看到了。

她想,白洛天生的忧郁气质,似乎就是因为这颗泪痣。

但是至少在安璃几十年后的回忆中,白洛并没有哭过,也许是天性使然,白洛并不喜欢让人看见他的脆弱。

无论是白洛还是路垶,都是可怜的让人心疼的孩子呢,噢,希望上帝能够保佑你们。

安璃很困,她支着酸胀的眼皮模糊不清的视线中,指针似乎已经走到了正中央,安璃从来没有这么晚睡过,她觉得很疲惫。

路垶……究竟去了哪里呢,没有任何消息,就这样消失了一般。

她预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可是她一点都不了解路垶,那个全身像谜一样的男孩,他像一朵木棉,美丽诱惑的让人不能自拔,可是在它的外表上,却有一层能让人遍体鳞伤的尖刺。

夜深人静,整个房间里只有挂钟摇摆的滴答声还有厨房中那个关不上的龙头滴水声,似乎像一首协奏曲有节奏的响着。

小说名字:《末路尽头我在等你》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